江畔游朝

我们是一个正经的群宣qwq


Elite Vainglory Creatives,简称EVC。

虚荣官方创建的原创同人QQ群,女王说希望保护一下原创作者们的权益(防盗用),并且希望同人作为虚荣的一项可以宣传和推广内容。

群里的写手画手还有做音乐做视频的小伙伴可以互相帮助一起出一些作品,每隔一段时间会在贴吧、虚荣社区等推广。


欢迎大家来哦

爱你们,比心♡

欢迎加入EVC审核群,群号码:654689951

(尘枫尘)《一念》

私设如山,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讲一个没那么坏的韩枫和没那么好的药尘。
灵感来自一次聊天。



萧炎将那收了自己那大逆不道的前师兄韩枫的瓶子拿出来时,惊讶的发现韩枫居然还活着。

异火灼魂,剧痛难忍,绝无例外,非心性坚定之辈不能忍受,一个不慎便是魂魄崩溃,灰飞烟灭。

瓶中魂魄幻化出一张脸来,正是那韩枫。

他看上去还不错,完全不像饱受苦痛的样子,只是眉目间仍有些挥之不散的阴霾戾气,眼神触碰时略有缩瑟,使得清秀的五官变得令人厌恶了许多。

“萧炎,你还待如何?”他恶狠狠地说道。

“韩枫,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韩枫眉目一动,撇着嘴似是嗤笑了一声,“我?”

“我日前将那慕骨杀了。”

韩枫扫过了他虽恢复了元气但扔看得出是大战后的气息和破烂沾了血迹的衣服,神色终于变了变,“你?”

“老师我带回来了。”

韩枫惊讶更甚,随之又是嫉妒、仇恨又恐惧的表情,“与我何干?”

萧炎实在看不惯他这态度,可刚刚发现了一些隐秘之事,他要问个清楚,甩了个响指,一簇火焰便在指尖跳跃。韩枫见到便乖巧的闭了嘴,但脸上的郁郁之色更甚。

萧炎问,“老师曾说你滥杀无辜之人,你可要辩解?”

韩枫道,“他怎知是无辜之人?再说,万物皆灵,生死有命,为何可以草药炼丹,可杀妖兽取核,人便杀不得?”

萧炎一时难以接话,便直言道,“当年之事有隐情。”

韩枫挑眉,“……”

萧炎道,“慕骨想要杀老师,你暗中应和,但最后一刻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按照我的推演,老师不应能逃掉的。”

见韩枫神色不变,萧炎指尖异火飘至他胸前,“那换个问法,你投靠慕骨,为何还被追杀,入了黑角域不敢出?”

萧炎又问,“你魂魄缺失,记忆不全?”

韩枫道,“……与此无关。”

萧炎紧逼,“所失魂魄在何处?何事缺漏?”

韩枫只不答。

萧炎道,“魂魄在老师那里。”

韩枫哼了一声,“那本就是他的。”

萧炎摇头,“失去的魂魄不应该这么多。”

韩枫不语,萧炎心知缺漏之事难以确认,便说起另一件要事,“前日我杀慕骨后,我在他的笔记中寻到拿到两味药的记录,其一可平心静气,以斗气为引,因火而发,淡香,本是无毒之物;另一味药,滋补经脉,以魂魄之力为引,附于丹田之中,以气血为媒,多用于双修之事中,无害;二者皆为极难得贵重之物,可放在一起便是毒,令人心烦、气虚,催生心魔。”

韩枫神色不变,“鬼兰藤的汁液,离人泪的根茎。”

萧炎笑道,“果然见多识广,不枉在黑角域藏了这么多年。”不待韩枫发作,他挑眉问道,“可不知,你魂魄为何有离人泪的香味。”

韩枫脱口而出道,“不……不可能,我明明已经……”

萧炎冷声问道,“哦?你已经如何了?”

森森异火炽烈,韩枫魂魄化成的脸几乎无法保持形状,揉成抖动着的模糊一团。

萧炎道,“离人泪的香气一旦染上,哪怕千万般手段,肉体如何清洗,也不可能抹去其烙在魂魄上的香气,除非……”

韩枫道,“——除非双修采补、灵肉交合?这就忍不住了?那来杀我啊?——哈啊!”

萧炎道,“疼?老师当年所受,今日你尽数千百遍奉还。”

韩枫忍痛嘶嘶狂笑,“还?我还!我所有都是他给的!你这点疼算什么?不过焚我躯壳、灭我魂灵,如此甚好,断了这罪业,也省的你那圣人师尊心生妄念!”

萧炎怒道,“不知悔改!你这畜生!”

韩枫笑声不减,道,“他如何待你的?又如何待我?我奉茶倒水炼丹修行,行事如何都能使他不悦。我起初还不明白,为何他顶顶的好性子,独独对我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后来才明白你那好师尊呀,早被我勾住了。哈,我对他存非分之想?不错。不过你大可问问,他可是问心无愧?”

萧炎惊怒,“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韩枫毫不顾忌,继续讲道,“我既无亲无朋,也无师兄弟,数十年只他一人相伴,他便是最知我、爱我、亲近我之人,我亦敬他、慕他、心悦他。他不解风情,我便讲给他听——他明明有情,却为何要拒绝我!我心魔已生,欲离开独自修行,途中被慕骨所劫,迫我去采那千年一开的离人泪!我费劲千辛万苦逃出便被药尘寻到,他日常以千年鬼兰藤为佐熏香,此物香气缠绵入丹田,斗气中暗蕴此味。我一见他便几近堕魔,方知此两物相合药性如此!我以六阶冰原蝎毒入丹田方止住香气扩散、冻住了斗气,也使我丹田几近破碎、根基尽毁!”

老师眼光从不会差,可为何这韩枫修为只有斗王,他疑惑过许久,现在终于明白了。萧炎微微动容。

“我求他放我离开,可他又如何做的?我不能见他,他又偏偏来寻我!我如何压抑的住魔念?”他神色动摇,痛苦又狰狞,声音也尖刻起来,“……不若我帮他换个肉体!我毁了他这个,可不是不得不换?还有焚诀,修好了给他重塑便是。修不好他一直伴着我也无甚不好!焚诀算什么?以为我觊觎那功法?不过是一部功法、便是百部天阶功法也抵不过他看一眼、笑一笑,你说是不是?”

见着韩枫后面又有些魔怔样子,萧炎皱眉,又有些了然,这些陈年旧事也令他颇为惊讶,可韩枫这样子却像是激动处便难以自控。这么想着,异火便柔和了许多,只做束缚,并不再使韩枫疼痛了。

韩枫一感受到,脸上顿有几分惊讶,恨怒敛了几分,嘲笑道:“我倒忘了,你这小师弟,不通情,不解爱。”

萧炎道,“……你心魔未斩。”

韩枫坦然答道,“我三魂七魄有缺,压制不得。不过纵是如此,关于他的事情,我半件都不……”

“是你心性不坚!”闭关的山洞外传来隐隐怒意的声音,“当年如此,今朝亦如此,还妄图蛊惑我炎儿?”

“老师?”

“药尘。”

药尘飘来,仍是灵魂体,不过凝实了许多。

“我所言你听全了罢?”韩枫道,“药尘,你可敢誓你与我并无情意?”

药尘不语。

韩枫逼迫道,“是你逼我的。若不是你当年所作所为,如何有你我今日不死不休之局?分明是两厢情愿,你为了那点名誉道义无视你我情意,却又强留我在身边……”

药尘打断,“我不曾……”却没说下去,不知是不曾心生妄念还是不曾强留。

韩枫笑吟吟地望着他,问道:“如何?”

药尘怔愣片刻,仍咬牙道,“你欺师灭祖、死有余辜——”

“是。”

“修邪堕魔、天道不容——”

“是。”

“今日我出手清理门户——”

“自当打的魂飞魄散,永入轮回不得。”

药尘说一句,韩枫接一句,他笑意满面,若不听这内容,大概还以为是准备充足的学生自信满满地回答老师的问题。

他此生爱恨交杂,可偏偏爱时别离、憎后会晤,永远求而不得。

然五蕴炽烈,而心魔丛生。

他被一团熟悉又陌生的冰凉火焰包裹着,灼灼疼痛中,仅剩下丝丝清明,他想:“不入轮回便不入轮回罢。”

只是……不能相见了。



——————

一念这个名字:

药尘进入废墟,找到韩枫,收养。韩枫体弱,魂魄不全,药尘分了一部分给他。

尘枫二人心思不纯。韩枫负气离开。

韩枫为心魔所控,内应慕骨杀药尘,药尘本不能逃,他却清醒了,把药尘那部分灵魂力量加倍还了回去。

……

后来,萧炎杀慕骨,却无意间得知了旧事。

他选择来问。

……

而韩枫此人,因爱生恨,一念之差,成佛堕魔。

-

至于最后的结局,自由心证。

药尘说不定就心软了呢。

-

好喜欢中间那段质问,全篇基本都为质问服务。

算是圆了我一个念想,很早以前就想写这两个人的故事。



有点喜欢

末日@Paradoxy:

我那个日常向为主的西幻脑洞里,
有被卷入与理想背道而驰的生活始终没有后悔的人,两次自杀失败最后学会带着那些东西活下去来反抗命运的人,带着不需有的负罪感走过无数年连死后都没法解脱的人,为了实现理想选择先一步背弃理想的人,背负着自己不想拥有的才能的人,身边朋友一个个离开最后只剩他一个往前走的人,需要自己亲手把自己最重要东西推走的人,永远活在过去不懂得向前看的人,一见钟情此后再也没碰过面的男女,因为种族对立再也回不到从前关系的幼驯染,因为谎言分道扬镳的朋友,重遇之后互相装作不认识对方的同族。
我家大概是假日常。

给女票画的人设,反正坑了……一篇gl。
这是同一个人,嗯,长大后和小时候两张。

比较偏孟瑶时代吧……还有点小小的青涩感

P1两个熊孩子……
P2“我喜欢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