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游朝

《十五年的相知相望》(一)





二月初的大启北境冰雪未消,一人站在迎风的岗哨处,双脚跺个不停,双手也不住的搓来搓去,再放在冻的通红的鼻尖前,哈一口暖气,几次反复,手上也蒙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听到身后踩实雪地,这人立刻站好,湿漉漉的手在僵硬的棉衣外抹两把,自然垂下,立正站好,装出一副认真站岗放哨的形象,动作之流畅迅速令人瞠目结舌,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般事。

果然半晌后,一只手搭上他的右肩,传来醇厚男子的声音:“哈哈,没想到你小子不错嘛!挺认真的啊!”

岗哨利落的转身,稍稍侧身确定男子身后没人,才嬉笑道,“李大哥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仔细一看,竟是个少年。约摸着不过十五岁。

“你小子……难得认真,快回去歇歇吧,暖暖身子。”年长的李姓男子揉了揉他的头。

“嘿嘿,那是!不过我一直都可认真了!”

“臭小子,给你个杆就顺着往上爬!”李大哥笑骂一声,便又催促着他回去了。

进了山谷,风明显小了下来,不再刮的人脸生疼,不远处便有几顶帐篷,蔓延覆盖了整个谷底,少年眼睛一亮,几步走到一顶前,手臂一划弯腰便钻了进去。

“呦,江珩你今天回来可真早啊。”伴随着一声招呼,一杯热水也递到他面前。

江珩熟门熟路的道谢后接过,自觉的拿了一张饼,狼吞虎咽地连啃了几口并灌了一气热水后才缓出一口气,“还不是李大哥人好,知道我身子不好,帮我接了半个时辰的岗哨吗?——哎呀,终于感觉活过来啦。”

京城里人看了一定无比惊奇,这江珩其实就是当今圣上幼弟的遗腹子青阳珩,在京城权贵里赫赫有名,打小身体不好,补药一碗一碗的灌,山珍海味什么都是最好的,太后长公主都心疼得很,要宠上天了——谁会料到这小祖宗这会出现在寒冷严酷的北境呢?

“你家人怎么想的?你才多大,就来这北疆,天寒地冻又战事连绵的,万一落下病怎么办啊?”又有一人凑过来笑道。

他眨了眨眼,竟然看到了一双眼角上挑的深邃眼眸。

“我爹娘都死了,哥哥走不开,下面还有个小妹妹,怕邻里亲戚要伤他们,我等着学好武艺回去保护他们呢。”他笑起来,很可爱,或许是某些情况的吻合,胡编的话也说的顺溜极了。

“真可怜。”帐中几声感叹响起。随即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这北境的大半时候是一望无际的白色,生活亦是单调无聊,每天这般无意义无营养的对话都要重复好些遍。

江珩窝在帐篷靠里暖和的位置,拿了本战国策翻阅,同帐的人怜他是个秀气孩子,身体也不结实,还认些字,总也让着他几分……他盯着书上的墨迹,心思却早就不知神游到何处去了。

京城……大概也是一片生机勃勃,新叶抽芽,百花开放的美景吧?

他记得那日进宫,虽然不是头次,但是终因裹着厚重朝服和没有父母陪伴而感到心慌,不小心接着一位被人唤作小九的爬树折梅花女孩,原以为是宫女,后来才知道那是九公主,男女七岁不同席,实在是糟大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皇子,平日里好像远远见过,印象不深的青阳瑾,他不比自己大多少,却从容的先安抚了九公主,再威逼利诱的禁止在场不多的人外传此事,干净利落,御下有方,只是一直臭着个脸让人喜欢不起来。

他眨眨眼,挤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微笑,努力的道谢并且说好话,终于换得青阳瑾神色稍霁。最后还是小九扯扯青阳瑾的袖子,他才露出了个温柔笑颜。

江珩一向自以为清朗第一,笑起来好看也是天下第一,但青阳瑾这么一笑他竟是移不开眼,怔愣当场。

后来……

“江小子!来帮哥个忙,哥家里寄信来了!”一个中年人撩起帘子走进来,带着一身的风雪气息。每每有人家里寄信来,大家都会拜托江珩看看。

“哎……”江珩眨眨眼收回神思,一边应着一边站起来,突然就想到,他也出来快一年了,看的信竟是没有一封是给自己的……他心中郁郁,不过转念一想他此行连长公主都不知晓,北境于帝都又太过偏远,青阳瑾怕是已经准备参与夺嫡,忙得紧……他换上一副笑脸,接过那位大哥的信。

他无非是要混个功名,虽然那人只是略略一提军功最好,但他还是这般贸贸然跑到北境来从军了。

四个月后他生辰……他总会给个惊喜吧?


TBC

评论(4)

热度(2)